金皇朝注册【金皇朝平台注册登录】

襄汾饭店坍塌受害者都下跪道歉,责任人具体该

更新时间:2020-08-31 13:22点击:

原标题:襄汾饭店坍塌受害者都下跪道歉,责任人具体该当何罪?

文 | 令狐卿

新京报8月30日报道,山西省成立临汾市襄汾县“8•29”饭店坍塌重大事故调查组,目前调查仍在进行。本次事故已造成29人死亡,7人重伤,21人轻伤。饭店老板已被控制,有律师表示或被追究刑责。垮塌究竟是安全生产事故,还是意外事件,尚无官方定性,但舆论十分期待与后果相称的问责名单。

坍塌的乡村饭店的原型是几十年房龄的老房子,经历过五六次改扩建,最终形成了一个混凝土结构与预制板相混合的建筑。本次李大爷寿宴有上百人参加,垮塌发生在大厅,由最不受力的预制板支撑,粉碎性垮塌也给救援带来难题,无法使用大型装备。包括李大爷老伴在内,死亡最多的是妇女儿童。

发生坍塌的聚仙饭店,事发宴会厅 图片来源:新京报

到现在为止,官方发布的信息较少,这可能与救援阶段刚结束、调查工作刚铺开有关。不过,一些本可以帮助外界判断进展的概括性信息也匮乏,比较令人费解。比如调查的方向是什么、有哪些部门参与、对这家饭店的日常监管如何等,并不用调查结束才公开,现有信息不对称已经带来明显的担忧。

一个让人不安的情况,是舆论过多关注办酒席的李大爷,以致于他要“下跪谢罪”。在本次事故中大多数遇难者都和李大爷同村,他们都因为寿宴而来,却遭到不幸。李大爷有愧疚本是人之常情,但他实际上也是受害者,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在道歉,其他负责的人不见踪影,这才是不正常的。

垮塌的饭店是乡村建筑,涉及到农村宅基地问题,尤其是在过去几十年,对这一块的加建管理相当松懈,以致于它的饭店功能与建筑安全质量日益错位。可从报道提供的信息看,这家饭店一直在营业,尽管有工商异常记录,也从未受到有力的核查。建筑、安监、工商、城管等难以推卸责任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乡村建筑承担商业用途,建筑质量无法保证,仅仅推给历史问题,推给农村宅基地监管难是说不过去的。这些年来,至少是城管查违建,一直延伸到村落,尤其是像这家酒店所在的公路边商业街,早已是执法的常态。对于这么一家生意兴旺的饭店,安全生产监管形同虚设是不可想象的。

除了日常监管的疑问外,在这次重大垮塌事故救援阶段,舆论还提出了一个疑问,为何死亡人数“恰好”是29人,恰恰没有超出认定“重大事故”标准中30人的上限?从数字上看,襄汾这起事故侥幸没有达到这一标准,尽管有国务院督办,但调查权限也主要集中在地方县市一级手中。

外界无法明说,也没有确实的证据来证明,襄汾通过地方便利钻了“重大事故”认定标准的空子。事故发生后,逐渐显露的信息壁垒,也让媒体逐一调查死者人数、死亡时间变得困难,对“29人死亡”的结论缺乏第三方事实核查。但盘旋在死亡数字上的疑问始终存在,它最终指向的还是对问责力度的担忧。

过寿老人下跪道歉

无论是“李大爷下跪道歉上热搜”,还是“死亡人数29”,都将舆论的激愤和疑虑集中到一起,从不同角度提出了一个共同的担忧:襄汾8·29垮塌事故的问责能不能匹配它死伤惨重的恶果。官方尽可以说调查尚未结束,谈问责尚早,但如果一开始就用标准影响定性,预设问责的限度,那最后很可能是避重就轻。

退一步说,即使不够30人的重大事故的标准,不包括重伤在内,现有的29条人命摆在这里,它们足够让哪些部门、哪个层级、哪位长官付出怎样的代价?如果只有行政问责,只怕是难以交代的。在舆论的直观想法里,行政问责只是起点,更应该有相当的责任官员承担刑事罪责,刑罚问责是问责的基本内容。

目前,襄汾8·29垮塌事故转入调查问责阶段,面对如此重大的伤亡,几十上百个家庭陷入悲伤中,在拿出问责名单,决定问责方式之前,民众默认有刑事问责,并对此充满期待。这一期待也设定了大众关于正义的最低标准,不管未来问责的具体人等、实际内容是什么,人们都将严厉地审核它,评判它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